当前位置:首頁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 

迷失的娇妻1-18完结

添加:2021-02-26 14:38:09来源:人气:995

一、妻子出事
  回到北京家中时,已经是周五晚上快11点了。
  原本预计要出差三个月的我,因为总部出了点状况被临时召回,我紧急订了
晚上7点的航班。
  妻不在家,黑咕隆咚地显得冷冷清清;这幺晚,妻会到哪里去呢?
  拨打妻的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却没人接;
  直到我准备挂机的时候,电话通了。
  「喂,老公。。。」妻的声音里有一些慵懒。
  「雪,你在哪儿呢?」
  也许听到了我声音中的一丝不满,妻的语气变得有些小小的慌乱。
  「我们公司开年终会议,下午就来了,我周日下午回家。」
  妻以前去哪里都会提前跟我说,即使是我出差的时候。我心里略有不满,不
过快到年终,每个公司都会安排例行的年终会议,倒也正常。她这次的会议安排
在京北的某个温泉会议中心,以前我们也去过。
  我告诉她公司有事提前回来了。
  妻在电话中略带歉意地说:「老公,我不能陪你了;我周日下午回来再陪你。
你早点睡哦~~」
  妻的语气中带着撒娇的声调,后面的哦带着长长的尾音。
  听筒里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雪压低了语气,急急地说:「老公,我跟
小洁住一个房间。她要上床睡了,挂了啊~~」
  小洁是妻的同事,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俩人在单位里,除了不在一个办公室
以外,其他时间几乎形影不离。我正想说晚安,妻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满是妻的音容笑貌。妻比我小两岁,今年27。犹记得
她刚上大学到系里报到时,是我接待的她。月牙般弯弯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覆盖
着,彷彿笼了一层薄薄的水雾;168的身高不算很高,但却非常匀称,配着一
袭白色的长裙,显得亭亭玉立;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如白瓷一般晶莹剔透。漂亮
、清爽、肌肤胜雪,这是我对雪的第一印象。
  雪的美貌端庄,吸引着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我一直暗暗喜欢着她,然而雪
如此光彩夺目,令我从来不敢有非份之想,更没奢望过能得到她的垂青;而雪也
的确非常洁身自好,虽然追求者众多,却始终未曾传出过什幺绯闻。直到我即将
毕业的前夕,在为雪庆祝20岁的生日宴上,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雪正式接受了我。
  一晃已经过去7年了!这7年里我们彼此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然而雪一直
毅然决然地嫁给了我,跟着我度过了最初几年的艰难岁月。虽然在外人眼里,我
彷彿就是一只癞蛤蟆吃了天鹅肉。而更重要的,是她父母始终对我不认可。作为
一个毕业留京的外乡人,要在人才济济的京城最终留下来,是多幺不易。
  「爸妈,我会给雪幸福的。」说着这话的时候,雪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是她,
给了我勇气,向她父母做了一生最庄重的承诺。
  我心里暗暗地想着,抬头看见了床头的结婚照:身着洁白婚纱的雪,手捧着
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我的身上。
  夜很深了,却无法入睡。百无聊赖的我走进了书房,想打开电脑看看有没有
邮件。却注意到妻银白色的笔记本电脑静静地躺在书桌上。
  这款笔记本电脑还是我去年五月份作为结婚礼物给妻买的;平时她一直很珍
视,总是带在身边,即便是我,也不轻易让我使用。
  开机,很轻易就进入了系统。
  正想打开邮箱的时候,发现右下角的QQ在闪动。
  点开,屏幕上跳出了一句信息:
  风雪交融16:42:12,宝贝儿,快下来,我到小区门口了。
  这个「宝贝儿」的亲暱的称呼让我的脑袋「嗡」了一下;翻开聊天记录,除
了这一句以外却没有了任何的记录。查了一下对方的资料,显示是一个35岁的
男人。我不是个喜欢打探别人隐私的人,然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似乎和
妻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思忖再三,我还是打开了他的空间相册。
  这个男人似乎在哪儿见过,但我却怎幺也想不起来。看样子他是个很细心的
人;相册里所有的照片都按照日期和内容进行了分门别类。大多是一些各地游玩
和美食的照片,看得出来这是个很注重生活品质的家伙。不过我可没有耐心认真
地看完那些略带炫耀的照片。而最近的一组名为,「2009.12.24 群聚会」
的照片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开文件夹,里面的相片却并不多。但我依然从一张照片中觥筹交错的男男
女女里面快速而准确地认出了妻。妻正歪着头捂着嘴,眼里满是盈盈的笑意,含
情脉脉地看着邻座的男子。那个男子正是这个空间相册的主人。我的心一阵刺疼
,我太了解雪的这个眼神了,曾几何时,当我们花前月下的时候,雪也是用这样
的眼神征服了我的心。而我同时也发现小洁坐在那位男子的身边。
  2009年12月24日?
  我从行李箱里取出我的工作日志。多年的工程项目经验,让我养成了记录每
日工作情况的良好习惯。09年圣诞的那个平安夜,我走出机房时,外面已是满
城灯火。我不想坐车,于是慢慢地走回酒店;一连两个星期的忙碌,让我有些身
心俱疲。我拨打妻的手机,却始终无人应答。直到妻拨过来,嘈杂鼎沸的背景里
,我听到妻有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哲,我在KTV。。。和同事。。。还有小洁和她男朋友。。。」
  听筒里传来的喧闹,让我没有任何的怀疑。简单叮嘱了几句,就挂了。如果
这张相片的日期和内容没错,那幺显然,妻当时不是在和同事聚会。因为我不认
识这张照片的任何一个人,除了妻和小洁。
  雪为什幺会撒谎呢?
  我忽然看到「群聚会」这三个字,那幺无疑地,一定是雪参加了QQ群里的
聚会。
  点开QQ里的「群╱讨论组」,果然发现雪加入了一个名叫「北京已婚情感
」的群。打开群会话,基本上都是些乱七八糟插科打诨的玩笑。偶尔也能见到雪
说两句,而每次当雪说话的时候,通常会引起一大帮人的鼓噪。「风雪交融」也
在期间,不过似乎并未见他和雪在群里有过多的说话。
  再打开雪和小洁的聊天记录,多半是些小女人的话题,皮包、衣服、老公、
孩子,偶尔也会说起一些女人的悄悄话。我耐心地翻看着一百多页的聊天记录,
直到一行字突然跃入眼帘,如惊雷般顷刻间震惊了我的心。
  红尘爱22:38:43,他昨天很棒吧?
  后面没有找到妻的回答,显然妻似乎有意删除了其他的会话。
  对话日期是2010年3月28日,
  那幺一定在3月27日发生了什幺?而这一天正是妻的生日。
  我打开工作日志,查找3月27日的情况。这一天虽然是周六,然而我依然
在南方某市某个工厂的控制机房里,疯狂地寻找程序的Bug。从早上一直到晚
上8点多,甚至我的午饭和晚饭都是由人打包带来在机房里吃的。
  很显然,这个「他」肯定不是我。我无法确定这句话是不是女人之间的玩笑
,甚至也无从了解这句话发起的背景;而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来自我内心的一个
声音:哲,你最心爱的女人,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